[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]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8日

       2002年, 衡阳市进行行政区划改革。全县代营岭镇划归衡阳市正祥区管理, 扩大原代营岭镇樟树责任区, 设立樟树乡。同年, 我局在乡镇设立林业站,

2人。由于樟树乡森林资源匮乏, 90%的林地属于紫色页岩。局下达了征收2.1万元的任务, 但实际征收不到3000元。因此, 工资无法到位。曾英石认为工资不会到位, 就在市政府兼职做保安。市政府支付一定的生活费。 2007年7月, 乡林业站“四权”下放后, 樟树乡林业站下放2人。
        2007年, 曾英向林业站提交了辞职报告, 但没有得到上级的批准。后来个别领导逼我无薪离职。我不同意。
       最后, 我不必吃东西或喝水。他们2007年给了我3000元, 2008年给了5000元, 2009年上半年才给了2500元。
       又是年末了,

还没拿到钱呢!现在又病了, 前列腺增生了-----冷酷主, 真是福, 祸不单行-----我辞去曾北石(真背锅)的原因来自我的昵称————“回到什么时候”。
       主要领导人鼓吹封建迷信:承载时间是我的事, 责任推到我身上, 还说我是“时代的幽灵”。
       让我压力太大, 太负责任, 难以忍受沉重的负担!甚至有人说“做官靠龙脉”, 我不知所措——我从来没有当过官, 也不想当官。我只想发财。我没有诸葛亮那么厉害,

但我可以学习他“拼命拼搏”的精神。如果林业局不给我2003年到2006年拖欠我的4万元工资, 我就不会病死, 而是会气死!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 yiyatonggongyingliangufe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akhamsirihome.com)